精神分析取向个案概念化思路范例

qy1895 @ 2020年04月14日

来源:(美)Ralph R.Greenson著,朱晓刚、王立涛、杜嘉嘉等译,李鸣审校《精神分析的技术与实践》【M】内部参阅,2014

整理:李海涛


32岁的职业男士,分析治疗已6个月,此次治疗一开始就诉说疲乏、头痛,易怒,无法平静。他抱怨周末无聊乏味,如此地沉闷。他的女儿在最近几个月里第一次尿床,儿子的耳朵感染迁延不愈,病人自己在小时也曾尿床,由此回想起他的妈妈曾为此羞辱过他,不过他的妻子比他母亲要体贴美心多了,因此女儿不至于重蹈他的复。他感到这些家庭责任很沉重,而且他不能因为劳累而把责任转嫁给妻子,而且,她性欲旺盛,想尽力满足他。她愿意吸吮他的阴茎,但是做得有点不太在行,他怀疑也许自己喜欢口交的偏好是有点同性恋倾向,他记得上次治疗时间里就曾出现过这一想法他提到过他喜欢与其他男性比阴茎的大小与其他女士约会时,他会想:她们更喜欢阴茎大的男人吗?这个想法一直折磨着他。他的儿子那东西似乎“挺不错”,也许儿子将来不会象他一样要忍受这方面的痛苦,他记得有人曾经说过:“身体体格是命注定的”,但他从不相信什么至理名言,并且十分讨厌宗教。


以上的内容是对近四十分钟治疗访谈内容的摘录。当我在倾听时,感觉到一种抑郁和愤怒的潜台词,无聊乏味的周末、女儿的尿床、儿子的疾病、妻子被动的性取悦,其他男人大阴茎,以及命运不济等,我任凭他继续进行自由联想,等待他的潜在的压抑与愤怒会在某时暴露出来,所以没有干预但始终没能发现具体的表达。我能感到病人在与潜在的强烈的情绪抗争,但是他的表达中含有太多不确定的有意义的可能性。


他是对母亲、命运、妻子感到愤怒?所有这些与我有关吗?比委屈与沮丧,他是否更感到愤怒?我不确定哪部分内容更需要释放,这部分内容是否最终会自然显现,或因阻抗而持续不露面目,我不能确定,因此继续观望,直到临近结束时,我决定干预,因为部份潜意识内容已浮出水面,部分阻抗也渐趋清晰,而且病人的理性自我似乎对解释做好了准备。


我说:“你感觉你母亲、妻子、孩子和命运对你不公,看上去你有些丧和愤怒,但是你尽量克制自己的情感”病人几乎不等我说完就脱口而出:“是的,哪止这些。我恨透了你假心假意的、甜言蜜语的说话语气,我记得上周五我来治疗,你让我等待,却在我的时间里接待那个漂亮的女病人,我非常地愤怒我虽然并没提起这事,但是治疗结束后我一直在回想。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转错了弯,几乎与人追尾那晚睡觉时我的手有种奇怪的感觉,好象麻痹瘫痪了,我当时想,最好让我杀个人,或者在你面前大发需霆,这样我才会爽。有时,我想象要把所有象你这样道貌岸然的好人的脖子扭断你其实比我更虚伪,至少我敢承认我有这样的想法。”


病人的这些反应证明了我在识别并指出阻抗方面的的表现是正确的。我本该早点进行干预,并追踪呈现出来的某个主题。比如,可以探究他母亲的差辱,前次治疗时间里呈现出的同性恋恐惧,或者对命运多的怨愤。但是我强烈感觉得到他压抑内心情绪与冲动的挣扎。因此,我决定将焦点放在这种挣扎之上:寻求潜意识释放和阻止释放的战斗。这种挣扎几乎在他的自由联想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当阻抗的轮廓逐渐清晰,就象章节2.2案例中的阻抗那样,或者当潜意识内容更为直接,“适时”地介入,就能使识别阻抗变得较为容易。在倾听中,我们的职责就是审时度势,判定究竟是潜意识内容的释放占优势地位了?还是阻抗占了上风?或者两者正相持不下?


当素材不那么清晰时,分析师如何识别阻抗?


答案是:基于对自由联想内容的理解以及抓住主线,寻找切入点。





本文地址:http://qy1895.cn/post/15.html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抚顺精神分析学习小组
留言评论

搜索
微信公众号: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