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精神分析入门(四)

qy1895 @ 2019年11月25日

书:《精神分析入门》(美)查尔斯·布伦纳著 · 第四章/笔记:李海涛



00.

第四章 · 心理结构之二



题目一:自我如何了解及控制周围环境;

题目二:自我如何控制和约束本我由于内驱力的作用而产生的愿望与冲突。自我一方面作为本我与环境的中介,要同外部世界做斗争;另一方面又必须对本我进行控制,既同内部世界斗争。




01.1

题目一:自我如何了解及控制周围环境




自我对环境的控制,有三个重要功能:

1、感知觉,它向自我通报环境的直观情况;

2、记忆能力、比较能力和按照次级过程进行的思维能力,他们提供了比原始感受印象更为高级的关于环境的知识;

3、动作控制和技巧。

 

除了这些不同的和相互关联的自我功能以外,自我在协调与环境的关系上起着重要作用的是:

 

现实检验:可以理解为自我区分由外界所产生的刺激或知觉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自我区分由本我产生的冲动与欲望的能力。




01.2

那么现实感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呢?




弗洛伊德认为,挫折(如婴儿处于饥饿状态)的经验在婴儿期以各种方式不可避免地一再重复出现,是婴儿现实感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

 

自身/自我界限:区分某些事物是“自身”(如婴儿饥饿、胃痛)和“非自身”(如母亲的乳房)的能力,部分来自现实检验的一般功能,部分来自自我/自身界限的确立。

 

一个精神病人坚信他的妄想或幻觉是真实的,其实他的妄想或幻觉只是他自己曾经历过的恐惧与愿望。

 

精神障碍的严重后果提示我们:在自我作为本我代言人的正常角色中,现实检验的能力至关重要。完整的现实感能使自我为本我的利益而有效地作用于环境。自我与本我联合起来为了得到满足的机会而力图去利用环境,这对自我来说是很宝贵的。

 

自我还延缓、控制或阻止本我能量的释放,而不是促进或加速它的释放

 

某些内驱力能量释放的延缓是次级过程和次级思维发展的重要部分。

 

在某些情况下,自我可能自己起来反对本我,甚至直接阻止它的内驱力能量的释放。

 

自我最初虽然只是本我的执行者,并在生命的各个方面表现出来,但自我同时也从很早就开始逐渐学会了去控制本我,并同本我对抗,甚至发生公开的冲突。这样,自我就从对本我的顺从和助长,变成了与本我对抗,甚至控制了本我。




01.3

我们如何解释最初作为本我的一部分,并服务于本我的自我是怎样扩展为对本我进行控制的呢?当自我成功地控制本我冲动时,它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呢?




01.3.1、部分地取决于婴儿与其所处环境关系的特性;部分地取决于人类心理中的某些特性,他们都与自我的功能有关。

01.3.1.1婴儿的环境十分特殊,有明显的生物特性,绝不单单只是环境而已。如果没有这些环境-先是母亲,然后是双亲——婴儿就不能生存。在母亲(早年重要客体)的要求和婴儿的本我欲望之间发生冲突时,自我则站在母亲一边儿反对婴儿的本我欲望。(如警告孩子不要乱涂乱画,这时自我就会抑制本我的破坏性冲动。) 


01.3.2、当自我成功地控制本我冲动时,它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呢?

01.3.2.1 自我的形成及自我的功能所使用的能量整个地或大部分地来自本我,假设本我是心理能量的巨大存储库,而自我在消耗减弱本我的内驱力能量,以建立起自我来。而当自我发展到足够强大时,就变成了控制本我的力量,而不再是完全地为本我服务了。

01.3.2.2自我发展的主要形成过程是内驱力能量的中立化。(见第三章)

2.3心理能量从本我向自我的转移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认同过程。(见第三章)

01.3.2.3.1由于先前附着于外部客体身上的内驱力能量全部地或部分地附着于或存在于自我之中的客体的副本。于是乎,某些本我能量就附着于本我,壮大了自我所支配的能量,同时削弱了本我的能量,改变了自我和本我的力量对比。

01.3.2.3.2本我需求被削弱,因而自我控制能力得以增强,可以成为一种幻想的满足过程。如白日梦的幻想、睡梦的幻想等,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有关的本我冲动的不完全的实现及其能量的不完全的疏泄而已。




01.4

自我对本我的调节在什么范围内起作用?


自我对本我的调节取决于自我在某种程度上和某些时刻对本我的调控。人具有在某种情况下产生焦虑的倾向,如果没有弗洛伊德所阐述的快乐原则作基础就很难理解焦虑的精神分析理论。

 

快乐原则:即人们都具有获得快乐和避免痛苦的心理倾向。

 

弗洛伊德认为,人在初始阶段,其获得快乐的倾向极端迫切且直截了当。由于年龄的增长,人们不再那么露骨地追求个人快乐了。弗洛伊德还断言,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延缓获得快乐、避免痛苦的能力逐渐增强;同时个体也延缓了投注释放这一过程

 

快乐原则与初级过程:

 

快乐原则:弗洛伊德早期认为是主观术语,例如在很小的孩子身上有一种通过不推延欲望的满足而获得快乐的倾向;

 

初级过程:弗洛伊德早期认为是客观术语,例如在很小的孩子身上有一种只要有投注就释放,即不推延内驱力能量释放的倾向。

 

快乐原则和初级过程只是同样假设的两种不同的说法。但人的内心或人在精神生活总是倾向于追求获取“快乐”而避免“不快乐”。




01.5

焦虑




焦虑是神经症的主要症状,弗洛伊德认为焦虑是有生物遗传基础的。

1、他相信,人的器官先天就具有我们称之为焦虑的、利用心理和生理表现来进行反应的能力。

2、人类,也如低级动物那样,这种能力对个体具有确定的生存价值,至少在人类的“自然”状态下是如此。(如我们早年无法离开双亲的保护,如果离开,就会死亡)。




01.5.1

焦虑新理论,第一部分:创伤情境




弗洛伊德提出了焦虑的外在表现和他称之为“创伤情境”/“危险情境”之间的关系。

 

创伤情境”/“危险情境”:首先,他将之定义为一种情境。在这种情境里,人的心理被一种过分强烈,以至于不能控制又不能释放的刺激流所冲击。这时,焦虑就自然地产生

 

由于控制外来刺激和有效地释放这种刺激都是自我功能的一部分,因此,在生命的早期,自我仍很软弱且未成熟之时,创伤性刺激就常常发生。弗洛伊德认为,婴儿出生时所经受的体验,是创伤情境的原型。后来奥托·兰克(1924年)认为,凡是神经症者的病源都可以追溯到出生时的创伤,并且可以通过重新呈现这种创伤让患者意识到它,病就可以得到治愈。

 

内源性焦虑/自发型焦虑/本我焦虑

 

由刺激(如只有母亲才有乳汁,假若没有了母亲,婴儿就会体验到创伤情境)的冲击所增强的原始而自发的焦虑属于内源性焦虑。它来自内驱力的作用,或更精确地说是来自本我的作用。据此,我们所谈及的自发型焦虑有时就被视为“本我焦虑”。然而,这个名称至今已很少延用了,因为这会引起误解,以为本我是焦虑的发源地。实际上,在小小的婴儿身上只能有自我的雏形,或者说自我与本我相差无几,很难区分开来。不过,无论如何,对早期儿童来说,自我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区分的。它也确实是发源地。

 

只有当刺激不能被适当地控制或疏导时,这种情境才会变成为创伤性的,并且随之而产生焦虑

 

出生时的体验主要是一种外来(体外)刺激所引起的创伤情境。另外,内驱力所展示的刺激则来自于内部(体内)。如同母亲没能满足婴儿的需要,本我就会喧嚷起来,并要求母亲给予满足。

 

本我欲望未实现而产生创伤情境在生命早期最常见,也最重要。弗洛伊德认为,这些情景发生在生命的以后阶段就表现为现实焦虑性神经症(见第八章)。那些病人所患焦虑,事实上都是由于性驱力能量因外部干扰没能得到适当的释放所造成的。

 

总结

(1)当人的心理受到的刺激太强以至于不能控制和宣泄时,焦虑就会自发产生。

(2)刺激可能来自于体内或体外,但更多地来自本我,即内驱力。

(3)当焦虑按照这个模式自发产生的时候,这种情境称为创伤情境。

(4)婴儿的出生被认为是这种创伤情境的原型。

(5)自发焦虑的发生是婴儿的特点,因为在婴儿阶段,自我还未发展成熟;如果焦虑发生在成年人身上,我们称之为现实焦虑神经症。





01.5.2

焦虑新理论,第二部分信号焦虑




信号焦虑:儿童在生长过程中学习应付创伤情境的来临,并在创伤到来之前以焦虑的形式作出反应,弗洛伊德把这种超前的焦虑称为“信号焦虑”;

 

我们可以从临床经验中推测,对危险的知觉也会产生对创伤情境的幻想,而这种幻想就是信号焦虑的起因。也可以说,某些自我功能承担着对危险进行认知的责任,而另外的功能则是用焦虑来对危险进行反应。

 

快乐原则的作用是赋予自我必要的力量,以阻止可能会强化危险情境的本我冲动。

 

可能发生在儿童生活中的典型危险情境。首先是儿童与能给其带来满足的重要人物的分离。精神分析作品中习惯描述为“客体的丧失”

 

友谊提示:时间线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可能提前也可能延后;

 

第一次觉察到面临危险时(出生~1.5岁),这时期孩子年龄还太小,还不能产生我们称之谓爱的那种复杂情感;

 

第二次危险情境(随第一次觉察后出现)儿童所处环境中能满足其需要的所具有的爱的丧失。换而言之,即使爱他的人就在身边,孩子也会害怕这种爱的丧失。我们用“客体的爱的丧失”来描述这种情境。

 

第三次危险情境(2.5~3岁),两种性别之间典型的危险情境是有区别的,对男孩来说是惧怕阴茎被割去,对女孩来说则是惧怕外阴的损伤。

 

第四次危险情情境(5~6岁)是所谓的负疚感或者说被超我否定与惩罚。

 

焦虑功能并不都是病理性的,相反地它在人的精神生活和成长过程中是必须的。人若没有焦虑,就不可能接受任何形式的教育,就会受到来自本我冲动的支配而力图去满足他们。除非这些努力造成了被焦虑所困扰的创伤情境。

 

自我所发生的信号焦虑很少会造成成人的痛苦和产生创伤情境。信号焦虑具有减缓焦虑的作用




02.

题目二:自我怎样成功地实现对本我冲动的控制




自我之所以同本我冲动的出现相对抗,是由于预感到这种冲动的出现将会引起危险情境的来临。然后,自我产生焦虑作为危险的信号,以这种方式取得快乐原则的帮助,从而能成功地对抗危险冲动的显现。精神分析把这种对抗的过程称之为“防御




临床经验告诉我们,防御机制很少单一使用,往往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综合使用。但在综合使用过程中,总是有一个或两个是最重要的

 

压抑存在于自我的活动中。它阻止不利的本我冲动或者这种本我冲动所派生的记忆、情绪、需求或随心所欲的幻想等出现。

 

压抑是防御机制的基础,其他的所有机制若不去强化压抑,就是在压抑失败以后而起作用。

——安娜·弗洛伊德

 

反向形成这是一种相互矛盾的态度,例如在潜意识中的恨,表现为爱,于是,本来就是恨却为爱所取代,残酷为温存所取代,执拗为依从所取代,不修边幅为清洁所取代,而原有的态度则仍然存在于潜意识中。认同的过程可能是反向形成的一部分,或必要的序幕

 

隔离在精神分析文献中表述两种不尽相同的防御机制,见于强迫性神经症(强迫症)

 

1)情感隔离但把它叫做情感压抑情绪压抑更为合适。在这种情况下,一种与欲望相联系的幻想,或者过去经历的关键性记忆已经进入意识之中,但那些痛苦的情绪则不能转化为意识。情感压抑的过程常常表现为痛苦的或恐惧的情绪被排斥于意识之外,而以快乐原则的利益取而代之。

2)自我能够压抑思想被隔离的思想与先前的那些思想隔离开,继之以短暂的心理空白期。对于这些在心理上剥夺了任何联系的被隔离的思想,自我竭力限制它再度进入意识。这种思想,是作为“不可接触”的思想来对待的。

 

另一种与这种症状有关的防御机制是“抵消作用”。这是一种动作,其目的是抵消伤害,而这种伤害可能来自个体潜意识想象中的欲望,具有性或敌意的内容

 

否认它是借助于随心所欲的幻想或行为,对不愉快的或不希望的外界现实加以否定。“否认”这个词也被人用来描述内部体验的态度。此处,使用“否认”这个词是很不情愿的。因为它与压制的概念非常相似。“否认”的原意是对外界某些印象的阻抑如果不把这些外界的印象从意识中否认掉,就会引起注意,并造成痛苦

 

安娜·弗洛伊德所描述的,通过幻想而起作用的否认可发生在每一个防御机制

 

投射它使得个体将个人的欲望或冲动投射于他人、他事或外界的其他事物。病人将他自己的冲动投射于外,误认为他自己的身体受到旁人的伤害,常见偏执性精神病。

 

转向自身/本能冲动转向反对自身:自身替代了对象,特别是当对象引发的是负面感情时。

 

“内摄”和“合并”文献中发现的,用以表示与消化相联系的潜意识幻想。但在一般使用上,他们也是“认同”的同义词。

 

退行本能的退行可以避免面临严重冲突时而发生的焦虑。

 

升华是一种替代活动。它协调了环境对个体的要求,并在潜意识里满足了个体对不被承认的原始形式的婴儿内驱力的需求。





03.

往期笔记


笔记:精神分析入门(三)
笔记:精神分析入门(二)修正版
笔记:精神分析入门(一)



这里是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感谢你的阅读!



觉得可读,欢迎推荐给朋友,甚谢!
如果想找我谈谈心,欢迎加我微信!

心理咨询  | 成为咨询师
精神分析取向督导



本文地址:http://qy1895.cn/post/12.html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抚顺精神分析学习小组
留言评论

搜索
微信公众号: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